国内专业的
代孕公司网站

梁波在成都接受《四川经济网》采访

神州中泰生殖医疗中心 代孕公司介绍

  2016年12月28日,由中国社会经济调查研究中心西南中心主办的国内首届“代孕与道德和法律的理性思考”高峰论坛在成都金河宾馆景云厅举办。

  四川省社科院原院长刘茂才先生,四川省人大原副秘书长李尚志先生,四川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刘忠彬先生,省政府法制办原副主任徐文江,四川省政府研究室原副主任、四川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社会组组长胡代全先生,四川省社科院研究生院院长夏良田先生,四川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法规二处处长潘光霞先生,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常务副院长邬红旗先生,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方健先生,中共四川省委政策研究室办公室副主任周密先生、成都医学院副教授袁景女士、四川蜀辉律师事务所毛志英律师、神州中泰董事长梁波先生等嘉宾出席论坛。

梁波在成都接受《四川经济网》采访

  呼吁去商业化 国内首届代孕与道德和法律论坛成都举行

  会上,与会人员就代孕的现况、是否道德、是否合法等相关问题进行了激烈探讨。

  古语有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近年来,随着人们结婚以及生育年龄的普遍延后,加之环境污染、生活压力大、心理因素、疾病、不良生活习惯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家庭面临着“断后”的危险。

  据国家有关部门的统计,目前,全国有育龄夫妇约2.3亿人,生育年龄人口中约有近4000万不孕不育症患者,而且每年以数十万的速度递增。中国的不孕不育率从前20年的3%攀升到15%。

  然而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不孕不育患者只需要借助现代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包括人工授精、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及各种衍生技术即可实现代孕。

  巨大的社会需求和辅助生育技术的发展,让代孕行业迅速发展,如今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目前全国从事代孕的中介机构有300多家。

  《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于2015年12月27日获通过,此前颇有争议的“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条款最终被删除。虽然我国没有禁止代孕,却也没有开放代孕,但在搜索引擎上输入“代孕”两字,就能找到上千万个相关结果。其中排在前几页的大多数是一些代孕网、代孕机构的信息。由于该行业利润十分可观,所以即使国家屡次禁止和打击代孕机构,其发展势头却依然蒸蒸日上,代孕现象层出不穷,甚至由此催生了一条靠代孕谋取利益的经济链,这使得代孕问题日益走向复杂化。

  目前代孕行为在国外却已经成为风潮,许多国家对其予以肯定,并制定相关法律加以规范,使代孕能够健康规范的存在。泰国、柬埔寨、美国、英国、比利时、荷兰、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希腊、乌克兰、俄罗斯、格鲁吉亚这些国家代孕都是合法的。关于代孕,各个国家的政府都持有不同的态度。

  根据我国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等规章和规范性文件的规定,代孕在我国是明令禁止的违法行为。同样,在《合同法》的条文中也有关于公序良俗的规则,作为我国民事领域的一项原则,被认为是违反公序良俗的代孕合同属于无效合同。

  代孕是人类利用现代高科技手段实现生育权的一种方法,是人类延续生命的一种有效措施,给无法生育的家庭带来福音和希望,但由于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由代孕产生的社会问题(如孩子归属问题、探视权问题、财产纠纷等)当前还得不到法律有效的解决。

  在代孕的整个过程中,人心是多变的,代孕动机更是复杂,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引起伦理冲突,造成社会隐患。

  代孕带来的最大的伦理冲突是“商业化”的问题。“如果代孕商业化有些人为了钱,可能会出租自己的子宫、性器官,生育孩子是为了卖,这种生育动机是目前人类社会所不能容忍的,这挑战了人类的尊严。

  代孕的出现对传统家庭模式造成冲击。中国传统的家庭模式是建立在血缘关系上的,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人与人之间交往的社会伦理道德。“代孕的出现打破了父母和子女间通过血缘关系构筑起来的家庭传统模式。”

  另外,代孕也很容易引起近亲结婚,引起更多的伦理问题。

  不过,目前尽管人们对代孕在法律和伦理上的认识尚不一致,但代孕无论在国际立法还是在国内的社会实践中都不能漠视现实。在一定的伦理规则和法律条文没有形成之前,如何规范代孕的医疗行为和个人行为,使之尽可能符合我们现有的道德伦理法律标准,减少冲突,这才是当务之急。

  与会专家认为,代孕虽然风险重重,但却是不孕不育家庭的最后希望和选择。代孕在中国没有明文规定禁止,但若是对代孕行为进行规范。这样既解决不孕不育家庭想生儿女的愿望,也使代孕者的利益得到保障。但为了便于管理防止代孕泛滥和倒卖卵子,在制定好相关法律限制这个行业的同时,也可以为那些不幸的患者带来希望。至于代孕到底合法与否,是很值得商榷的。

  “应该严惩或者打击那些商业性代孕的人、以及从根本上杜绝代孕黑市行为。就是因为这些问题的存在,才让人们对代孕一直饱受争议。”在会上,神州中泰董事长梁波谈到,“如果代孕成为商业化的事情会带来很多问题,有些人为了钱,这样就造成生育的动机不纯;代孕作为辅助生殖手段,必须拒绝商业化。可想而知只要国家加以规范和完善管理,代孕未来的发展趋势是非常好的。

  梁波介绍说,十年的用心经营,为世界5000多对不孕不育家庭带来“生”的希望和帮助,成功率更是高达85%以上,使那些没有孩子承受着巨大悲伤甚至绝望的不孕不育患者们,从身心或心理上都找到了突破口。“而我们绝对不单单只是为了使自己从中受益,更多的是帮助那些不能生育的人群走出困境”。

  四川经济网报道采访链接:http://www.scjjrb.com/html/xwpd/mingqidongtai/85427.html

分享:

评论